我是老大

關於部落格
網誌要點進去才看的到內容阿!!
封面的不過是引言!!!!!
  • 232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0-2011 四川一年 與人的相處篇

10年2/22 因為我姐介紹的緣故 決定到四川看看 而踏上四川的土地 先敘述農場的主要成員組成 我二姐 在公司當秘書 老闆是他同學的媽媽 主要股東有老闆 還有一個男股東L及他同學跟她堂弟 而台籍非股東的 有我跟我姐 當時還有一個劉X君 已經在那邊一陣子了 及早我幾天過去四川的劉X廣 也就是劉X君的哥哥 被劉X君被介紹過去 而四川當地的幹部也不少個 不介紹了 主要分養殖跟種植兩組 想知道長相就自己翻相簿 等等會提到 剛進去一開始 我其實跟打雜的差不多 因為對於農業完全是門外漢 後來慢慢的被分配到苗床負責協助 這時跟我一組的是小魏 基本上從早到晚都在打水跟弄肥料居多 相處上 也沒啥機會去接觸外界 頂多偶爾到路口雜貨店去買東西 一些生活上的事情也是她教我的 平常也是跟她說話的時間最多 跟她相處時間長 不知不覺被人認為我在喜歡她 然後就開始有人誤傳一些有的沒有的 我有時候會買東西請她吃 而某些人就開始勸我不要追求她 就開始謠傳她人其實很花心很現實什麼的 當然了 我對於她並沒有任何想法 我早就知道 她喜歡的是股東L 只是沒有明顯的倒追而已 當然也聽說她是因為想倒追而甩掉前任男友 只是這種私人的東西喔 我是懶的去管 事實上 她也曾經跟我聊過他跟前男友之間的事情 關於她是否現實我覺得很正常 人在挑選對像本來就會顧慮對方條件了 她對我也有一定以上的信賴 或是說有事情比較會找我幫忙 不過呢很明顯的 這個就跟感情世界無關了 純粹是因為我本來就比較好講話 是說她也不會說把我純粹當工具什麼的 要幫忙的時候也是會幫忙 以台灣話來說算是比較會互相啦 是不是裝出來什麼的我覺得不重要 反正我跟她不會有更深的關係 倒是農場大部分的狗都跟我感情不錯 其中兩支藏獒也願意讓我牽著散步 (是說其中一隻骨子裡根本是黃金獵犬 只有眼神凶惡而已..) 後來五月之後 我被調派到牛圈去負責協助擠牛奶 此時的主管是劉X君 跟我同組的是敏敏 而芳芳主要負責醫療跟配種等部份 此時狀況就來了 我在到大陸之前其實已經腰有傷了 關於劉X君呢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哪裡冒犯她了 她就常常不論工作上或是私底下都在有意無意開始散佈謠言 而且把許多工作都丟給我 她管轄的男工打混摸魚全都當沒看見 她自己也是整天晃來晃去 不然就是跟她的技工男朋友作伴 我也因此跟我姊吵架 但是我的護照等都不在我身上 而我就很不爽直接打包出門走人 但是當場被攔住 後來我也知道劉X君不止這樣對付我 也這樣對付芳芳 牛圈有男工想追求芳芳被拒絕 於是常常找芳芳麻煩 而這男工本身智能就有問題 芳芳也常就很悶甚至氣到哭 但是劉X君卻有意無意縱容男工這樣的行為 而男工也因此更時常亂搞 時常打牛 或是不讓牛吃飼料及草料 該做的事情也常常沒作 也常常就這樣跟芳芳吵起來 但是劉X君卻從沒看過她出來阻止過 六月底 我跟劉X廣及芳芳去一同青城山逛 其實是芳芳找我去的 我本來並不知情 當然後來我才知道原因 劉X廣跟我聊的時候就聊到 他覺得芳芳這個人個性很怪很難相處等等的話 但是事後我卻知道 其實劉X廣根本就正在追求芳芳 沒多久之後 芳芳離開公司了 跟劉X廣有無關係我也不清楚 找我去青城山是否把我當擋箭牌我倒是有點這種感覺 我曾經某天剛好同時休假想找她到市區逛而被拒絕 在調派到牛圈之後 我的工作量因為劉X君的關係越來越重 不但更刻意放任男工打混 還把男工的工作都丟給我 而我頂著腰傷就這樣一個人作完許多工作 我的抱怨也一天接一天的更加多更加激烈 提出回台灣的要求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過後來都沒走成 沒多久之後 股東L開始發現劉X君的行為了 後來某天早晨 老闆直接到現場直接開始罵 除了我把全部在場的人都叫來罵或是叫去旁邊唸 我也因此暫時離開牛圈的工作 劉X君也在這段時間之內提出走人回台灣的要求 而她在走之前 還是有意無意刻意放話說公司以及許多人的謠言 連在農場的的親生兒子都不願意跟她交談.. 說到劉X廣追求芳芳的行為 感覺的出來他並不只追求芳芳一個 他時常晚上打電話給敏敏聊天 也常常找小魏邀約出門 後來劉X君回台灣了 他也跟著回台了 當然相同的 這兩位都很喜歡亂散佈謠言 遇到想追求的女生 有意無意間就開始說我的壞話 而且不實言論居多 本來劉X君常常欺負芳芳 知道他老哥想追芳芳之後就開始對芳芳超好的... 我有時候看了都覺得 噁心 而且這兩位 非常喜歡耍特權 劉X廣出門看病開公司車出門 而此時我出門都兩條腿走路 就算腳傷一樣跛腳走一個小時的路去看醫生 早上大家會在客廳煮麵吃 不管水是否新舊 劉X君跟她技工男友一到都是倒掉 另外倒開水下去煮麵 就算其他人沒開水喝也照常這樣作 當然我也曾經當場詢問過 理由很爛 只是這樣煮麵比較好吃沒有麵粉味 當我或是其他人不會煮麵嗎 這種便宜麵條在煮也就是那樣而已 我的感想是 自卑又沒什麼直得驕傲的 就只能拿這些東西來做文章 我常常一忙就是隨便吃吃 老闆他們也從不會在這方面執著 也沒看過她們去吃什麼高檔菜色或是對食物有什麼正確的理念 只想表示自己比較高階 卻只顯得自己無品以及無知 不是我想針對那些沒學歷的 她跟她男朋友還有他哥都國中畢業甚至更低 當上主管 卻沒有隨身分的提升而提升自己的水準 只是隨便的出張嘴巴管管 小學生都會 我在牛圈的那段期間也過的很辛苦 不但工作量大 還飽受謠言欺負 敏敏對我的臉色也從來沒有好過 當然我知道她應該是討厭我 當然理由不明白 我也沒做什麼冒犯她的事情 而甚至五月有一次 因為藏獒小乖跑出來亂咬雞 敏敏跑去阻止而被狗攻擊受傷休息 在那之後 只有我買了一堆食物讓小魏轉交給她 並且跟小魏說請不要用我的名義 反倒是劉X君跟劉X廣除了說些廢話之外 也沒看他們做什麼事情 後來離開換人管理之後 公司的工作進展反倒是比之前來的順利許多 十月 我又回到牛圈工作 後來我就跟另一個男工搭檔擠牛奶 芳芳也差不多這時候又回到公司 不過她去負責實驗室的業務 並不再管理養殖 此時牛圈的管理人是敏敏 其實我個人認為芳芳的個性也不適合當管理者 她在管理上容易跟人起衝突 敏敏我也覺得不是很能管理 不過此時也缺人手 許多方面也是由我協助 而沒多久之後 大家誤會的對象由小魏變成了敏敏 其實也就是跟誰相處時間長就比較會照顧到誰而已.. 此時 我還是認為她討厭我 我個人認為她被劉X君灌輸許多錯誤觀念 包括對我個人的印象也是 我請她吃東西的時候 她就常常會問是否有請其他人 我時常被她唸 她也常常對我擺臭臉 但是她並不常對其他人擺臉色 是挺想問她有這麼討厭我嗎? 後來某次我被唸煩了 直接三天不跟她對話 結果後來我被老闆叫去唸一頓 說什麼我害她哭了 天阿....難道是我的錯嗎 不過男生就這點吃虧 我也不想跟女生吵架 結果還買東西請她吃當陪罪........我欠誰阿? 此時老闆卻覺得敏敏是對我有好感 但是我怎麼看都覺得剛好相反 明明是討厭我才會這樣 我雖然不是女生 但是農場裡面女生的舉止太容易看出來了 後來到了過農曆年期間 老闆開始問我 芳芳跟敏敏 問我覺得哪個比較好 想幫我安排..... (怪的是 連我姐問我的時候都把小魏排除在外) 當然這個很明顯的就是怕我跑了想找理由把我綁住 當然我是拒絕了 老闆甚至叫芳芳在過年期間帶我看熊貓跟逛街 不過那陣子我重感冒病倒了 是說芳芳也平常不會想找我出門逛 我想找她出門逛基本上也是沒結果 一方面是我去年十月之後 幾乎沒有休假可言 另一方面...其實我想出門約人看熊貓 附近的醫院倒是有個女醫生說過在她休假時願意帶路陪我... ...我沒她照片 她也不是美女 這都無所謂 重點是我跟她根本不熟 以上 而後來老闆直接認定我在追求敏敏....而老闆卻比較喜歡芳芳 常常有事沒事情就說這敏敏哪裡不好不好 芳芳哪邊優秀啥的 而她的師傅也是某股東(已婚)常常跟我說芳芳常常看交友網站 要我乾脆去追求她 說他身材多好什麼F多大啥的...... 我是在她被他前男友甩了之後才到農場的 不過我個人覺得 芳芳忘不了前男友 感覺的出來她找對象標準也很高 前男友是股東L的弟弟 而我個人覺得她或許有意無意間在追求股東L 也許不是想追求 而只是在追尋那個前男友的影子 而敏敏根本就討厭我 標準高不高 反正跟我無關 別說我想不想 事實上從我到四川之後就真的不想交女朋友 一方面是沒時間 每天三點多起床工作到下午六點 平常又沒休假 把我當成工作狂 也不照顧自己身體 事實上我也有點這種傾向 芳芳卻覺得我跟敏敏互相關心對方卻互相不承認.....我覺得只有我在關心她而已吧! 其實股東L也跟我說過這樣的話 我覺得這是無稽之談 我還是認為 她就討厭我怎麼可能會關心我咧? 請她吃個東西還問東問西說是不是沒有請其他人...還不止一次 幾次之後我就直接跟她說 東西我買的 我請誰就請誰 管我咧 後來是比較沒對我擺臉色了 不過看來也不會有啥改變 小魏呢 跟她的相處之間更是不會有感情發生 雖然她是三個人之中我最能聊得來的 怪的是從老闆 我姐 以及農場的同事都覺得另外兩個比較好 只是對我來說誰都一樣 所有的女性都跟我無關 我現在不想去追求誰 以後也不想 要想 等離開四川再說 因為我還不打算在四川長留 目前發展就這樣 說來還挺囉唆的 明明沒幾個人就這麼複雜 其實還更複雜 不過其他人牽扯的都跟我無關就不提了 我還是抱著隨時離開四川的準備 在一些磨練之中 或許人的心境也隨著成長或是改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